俞敏洪:创业的关键,技术、资本、政策、竞争

名人特刊 发布时间:2018-11-09

1.jpg

我们再来看教育创业几个要考虑的关键。前面已经提到过了,任何一个领域都不是一成不变的。在中国古代,从唐朝写诗一直写到清朝,不管是七律还是五律,都没有太大的改变,为什么?因为这是一个不变或者说缓慢变化的时代。现在我们一年创造出的GDP,可能是中国古代100年创造的GDP,我们现在一天之内接收到的信息,可能是中国古人一生都接收不到的信息。今天科技所带来的社会进步,包括组织结构改造所带来的社会进步,是中国古代2000年都没有达到的。在这样一个多变的时代,我们必须适应在发展中求生存。

我们要考虑到不断变化的外界对你的影响,对商业模式的影响,包括你个人进步的影响。现代人如果只是坚守一个理念或信念不采取行动,是不管用的。你要把理念和信念外化到能够和这个世界对接,甚至能够在领域中引领世界发展。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,因为我们大部分人都习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。思考一下,我们在座多少人创造的商业模式,或者说培训模式,跟其他机构相比有典型的不同,有独到之处?大部分人都没有。所以乔布斯为苹果提出的口号是很厉害的:“think different”,就是要与别人不一样,要与众不同。

但与众不同,谈何容易。其实一开始模仿没有关系,关键是要有能力超越。就像腾讯,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别人做了什么他做什么,模仿能力非常强,效率非常高,超越水平也非常快。现在的腾讯,是一家很有创新的公司,“微信”就是腾讯创新的典型产品,它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或缺的,人与人之间进行交流和沟通的强大工具,甚至变成了我们头脑延伸的一部分。模仿没关系,但模仿最重要的在于超越。

整体上,我们无法逃避社会结构、科学技术等大环境对于教育的影响。我刚才说新东方疲于奔命,就是因为没有超前意识导致的。新东方最初是大学生教育,现在变成了包括中小学教育在内的全方位全年龄段教育体系。模式的变革还没完成,移动互联网就来了,移动互联网跟新东方的教育结合还没完成,人工智能就来了,大数据就来了,云计算就来了。现在区块链技术对教育到底会有什么影响,大家也在拼命研究。由于技术变化太快,对教育的影响也非常大,甚至说具有颠覆式影响,我们就必须投入大量的资源和资金去进行探索和研究。

技术对于教育的影响,对于知识传播和模式改变,有着重大影响。比如原来我要听哈佛大学老师上课,一定要走到哈佛校园,每门课还得交2000美元。现在哈佛著名教授的课,在全世界都能找到,网易的公开课就有几十位哈佛老师的课程在上面,一分钱都不用,你就可以听到世界上最精彩的课程。

未来人工智能的介入,将会对教育带来更加深刻的影响。这意味着什么,还没有人能够说清楚。因此,基于技术和教育的结合,我们到底该去做什么?这件事情从哪里切入,才能把技术和教育的结合做到极致?这是大家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第二是资本对教育的影响。我刚才已经说过,尽管教育的最终成功跟资本没有必然联系,但现实是,如果商业模式正确,把技术和教育结合得很对路,能够让教育投资领域的人,一眼看过去就觉得东西做出来一定会很牛,你就一定能拿到资本,资本也能够助力你快速发展。

新东方上个月刚成立了一个15亿人民币的教育基金,找的就是教育领域有创意的项目。如果项目靠谱,拿到资本,你就有了先发优势,就算再来一个跟你一样靠谱的人,也是后发劣势。经济学家分成两帮人,一帮人说中国的经济有后发优势,当然后发优势很明显,因为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,经济确实取得了巨大发展;但另外一方经济学家说,后发一定会有劣势,劣势只不过还没有体现出来。从今年开始,中国经济出现的问题我们也看得出来,是有后发劣势成分的。在技术与教育的结合以及资本对教育的影响上,后发劣势会非常明显。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做先发优势的事情。先发优势是什么?基本条件是你有颠覆和创新能力,这种颠覆和创新,不一定现在就能赚到钱,但能够在某个领域中产生巨大影响,并且构建成一个新的商业模式。

现在在教育领域投入一个亿、两个亿人民币都算小数的。投入一两亿美元变成了正常的。资本在追捧教育,这个时候你要抓住机会。抓住机会不是说你天天跟资本去打交道,而在于构建新型的商业模式,无论怎么挑战,你从头到尾都能够说得通,让人感觉就是未来的发展方向。这样你才能跟资本进行结合,也能借助资本的力量,把你的竞争对手远远甩到后面去。

第三,是政策对于教育的影响。从今年开始,大家看到政策对于教育的影响是巨大的。一系列政策下,实际是对培训机构的一次大整顿。整顿当然是有好处的,这提高了培训机构的门槛,把不合规的机构给挡在门外了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对我们也有不利的地方,整个经营环境受到影响,在政策具体执行的过程中,有时候原本没有问题的机构,也会被列入整顿范围。但不管怎么样,面对政策,我们要做的是两件事情,一是要跟政府部门反复沟通,这种反复沟通是提出有效的建议,比如政策实施的合理性,执行的期限以及可执行的范围,通过反复沟通,让政府政策制定部门能够充分理解我们,理解这个行业的特点,以及政策对于行业的影响。很多政策刚刚制定出来时未必跟现实是完全符合的,我们提供合理的逻辑,给决策机构有更改的理由。

我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不少工作,为新东方,也为培训领域的健康发展。这就是森林和树的关系。在一片森林中,一棵树容易活得更长久,活得更兴旺繁荣。你什么时候看见过沙漠中有树的?我们所有机构加起来就是一片生态,森林繁茂兴旺发展,你这棵树才有更好的生存余地。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各培训机构之间,用不正当的手段恶性竞争。有的人脑子里只有竞争对手,没有合作意识。我跟张邦鑫有一个原则,叫“在业务层面良性竞争,在战略层面和理念层面精诚合作。”

业务层面良性竞争,互相通过竞争增加活力,这是一件好事。但在战略层面和理念层面精诚合作,这样我们才能构成一股力量,来告诉国家,我们教育培训行业是能够实实在在为国家的教育发展做贡献的。好未来和新东方成立的“情系远山”公益基金,已经在中国的教育扶贫中产生了比较好的影响。未来我们还要号召教育培训行业的人,来一起参与。这才是教育行业应该做的事情。

第四,竞争对于教育的影响。经济学家最喜欢反垄断,但商业领域是很难真正垄断的。只有一种垄断是真正的垄断,那就是国家垄断,某些行业只能国家资源进入,民间不能去碰。其他领域应该让民间力量充分竞争,在竞争中才能有创新。反垄断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把某个领域最有引领作用的带头人给按住。微软被控告过垄断,差一点被瓦解掉。后来还好微软留下来了。但微软在很多方面,早就被Google、Facebook、苹果等大企业超越了。

中国的培训领域总产值每年接近万亿人民币,新东方年收入就200亿,也就占到了2%。竞争是有巨大好处的,没有竞争,新东方绝对不会每年投入接近十亿人民币经费搞研发。尽管到今天我们还没有研发出太好的产品来,但如果没有竞争,新东方一定是死水一潭。生于忧患、死于安乐,这是真理。所以竞争对教育领域的影响整体是好的,但大家千万不要陷入恶性竞争中去,千万不要因为竞争就降低了品位,降低了质量,降低了人格。


资讯快读

发布